行业动态Information announcement.

主页 > 公司动态 > 行业动态 >

总奖金额3425万美元,TI9热捧背后电竞多元商业模

发布时间:2019-09-22

  经历6天的激烈角逐,2019 DOTA2国际邀请赛(TI9)在上海圆满落幕。虽然中国战队最终无缘冠军,但不断刷新纪录的总奖金池、53秒售罄的门票、频频登上热搜的话题讨论、现场观众的欢呼呐喊以及直播间里粉丝的刷屏热议,无不展示着中国电竞的生机和能量。

  TI系列赛是电竞项目DOTA2的国际邀请赛,它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奖金额度最高的国际大型电竞比赛。除了TI1在德国科隆举行外,之后7届TI全部在北美举行。而今年,该赛事首次来到亚洲落地上海。

  作为一款运营多年的游戏产品,如何借助电竞赛事体系来维持长久生命力,又如何借助粉丝力量,破壁电竞赛事商业模式单一问题,在商业模式、竞技本质、观赏指标上对标传统体育,伴随一系列政策落地,中国电竞职业化体系建设走向何处,TI9都具有参考意义。    粉丝的狂欢

  “这是疯狂的关于DOTA2的一周,你问我DOTA2对我有多重要,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不过是喜欢这个游戏,甚至更像是我大学四年生活的延续和怀念,也是一种媒介还能把我们宿舍几个人连接在一起。”玩家小马表示。

  从去年宣布TI9在上海举办,小马就一直期待能去现场观看,当大麦网宣布购票方式,他就做好了抢票准备,开票53秒全部门票售罄,小马在36秒的时候买到了第一天和第二天的套票,而他是朋友当中唯一抢到票的人。

  小马只是DOTA2庞大粉丝队伍中的一员。在赛场的周边商店,记者发现粉丝们排起长长的队伍等待购买周边产品,售价500多元的紫色TI9主题选手服每日销售一空,带有DOTA2主题元素的麻将、雨伞、毛绒玩具、手办都尤为抢手。    从2011年TI大赛举办至今,每一年的比赛都吸引了全世界千万计的粉丝关注。以去年TI8为例,根据Esports Charts数据显示,全球总观看时间长达4.92亿小时,决赛PSG.LGD对阵OG吸引了1496万人同时观赛。

  作为TI9赛事协办方,完美世界CEO萧泓告诉第一财经,DOTA2与粉丝之间的高黏性,与TI9本身的赛事体系设置密不可分。在行业层面来看,DOTA2的分赛制把玩家在特定时期内消费特定产品费用的25%作为大赛的奖金,这种方式除了能保障职业选手获得更高的收益,也能将玩家与比赛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对活跃、稳定电竞生态是有积极作用的。

  嘉年华背后的多元商业试水

  NBA模式一直被当作电竞赛事的对标模式,也被视为电竞走向成熟的标志,在TI9赛事设置上,类似传统体育的运作机制随处可见。

  据萧泓介绍,在市场层面,TI具有延续全年的积分赛事,借鉴传统体育赛事的组织方式。比如网球,全年举办各个级别的赛事,战队通过参加这些赛事取得相应的积分,来获得总决赛的资格。

  “TI的赛制可以说是积分赛与锦标赛两者赛制的一种结合,这样不但能将这项电竞运动更加普及,同时也能让各个战队更加合理安排自己的训练比赛。”萧泓表示。

  同时随着奖金不断创造新高,在促进战队不断完善自己战队建设的同时,也能促使他们完善自己的梯队建设,保证高水平选手的不断涌现。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这些链条的不断完善,也会刺激开发商社不断更新产品、创新赛制,增强产品生命周期。

  社会消费主力人群和年轻一代,让电竞成为巨大的商业娱乐平台。越来越多的传统厂商开始成为电竞赞助商,除了与电竞相关的硬件、网络直播厂商,传统银行、服装、汽车、快消品等也开始加入。而电竞赛事也像传统体育一样拥有场馆观众,电视网络直播。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赞助商和转播商外,电竞甚至已经开始突破传统体育商业模式,尝试打造属于电竞自身特色的倾向于粉丝“打赏”的商业模式,这是有别于传统体育的一种创新与探索。

  上海体育学院传媒与艺术学院副教授戴焱淼认为,电子竞技的线下赛事极为重要,这是它区别于网络游戏的物理前提,也是产生更大产业价值的重要手段。“赛事化的内核是职业化,各类电竞职业战队和选手依次登场,明星效应逐渐产生,他不仅是现代体育的商业价值体现,也极大提升了电子竞技娱乐性、影响力和覆盖面。”

  标准化建设待完善

  作为新兴产业,电竞真正实现产业化发展也就近几年的时间,行业存在缺乏顶层设计、行业规范和标准建设的问题,这一定程度上使得中国电竞产业发展处于自然生长状态。

  “电竞的本质跟篮球、足球以及其他的传统体育是一致的。都强调竞技性,强调运动员肌肉群的锻炼和团队合作的奥运精神。目前看来,我们许多电竞俱乐部和电竞选手的日常训练还不像传统体育那样成体系,并且有自己的相应训练、保健等标准,这个是今后需要加强的。”萧泓强调。

  此外,和传统体育对比,他认为电竞产业缺乏两类人才:一类是专业技术人才,包括专业的电竞赛事管理、技术研发类人才。另一类则是高端的对电竞和游戏有深刻理解,并具有其他专业学科交叉知识的综合型人才。

  LGD战队经理告诉第一财经,与外界鼓吹不同,电竞选手的职业路径就像走独木桥,背后要经历重重审核筛选,是万里挑一的行业,他并不建议年轻人都去走职业选手路径。电竞人才更稀缺的是运营岗位,包括管理,品牌,媒介,商务等等,在电竞人才建设上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其次从观赏性而言,萧泓认为电竞是新兴的赛事,普通用户对于电竞的了解不多,对于规则玩法不熟悉,行业仍需要进一步推动电竞运动的普及,并且在转播方面更加专业化,甚至在转播形式上更加多样化,才能进一步提升电竞观赏指标。

  同时,目前电竞的标准化建设还不完善,无论电竞赛事标准、电竞赛事战队及选手标准、电竞赛事场馆标准、电竞赛事直转播标准、电竞赛事商业合作、电竞赛事版权及最终解释权等等,都需要向传统赛事借鉴不断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