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Information announcement.

主页 > 公司动态 > 行业动态 >

曹远征:2019年是转折之年 人们非常担心新的金融

发布时间:2019-09-21

  金融界网站讯 2月16日-18日,“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九届年会”在黑龙江亚布力举行,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出席并演讲。

  曹远征提及了三个观点:

  第一点,先提及了国际形势。他表示大概从08年以后,到2017年是全球同步复苏,中国的出口也上去了,当年对美贸易顺差是3500亿美元涨到2017年3750亿美元,但是2018年情况发生变化,全球经济开始放缓,除了美国经济比较好以外,其他各国都是在不同程度上出现状况。2020年全球可能会出现不大不小的衰退,尽管美国现在的经济处在高点,失业率也是历史上最低点,但是很可能会逆转。

  去年中国国际社会资本项下金融科目顺差产生的原因并不在于中国多赚钱,而是全球担心风险,人民币属于不避险资金,这就是全球状况。所以说美国的货币政策至少说是大概率事件加息会大大放缓,小概率事件不排除有降息的可能性,2019年是转折之年,人们非常担心会不会出现新的金融危机。

  第二点是中国怎么办?对中国的货币政策不能从总需求的角度看,它是一个金融稳定的问题,是去杠杆的情况下金融稳定的问题。因为在08年以后,中国杠杆上升非常之快,就是去杠杆的问题。但是一定要去杠杆,杠杆一旦要去就是快速往下跌的,就是出现被动的局面。其实去年是最明显的,就是所有的企业出现融资困难,缺钱不是缺投资的钱,是缺还债的钱。如果说企业的盈利下降,企业的销售收入下降,内部流动性不足,还不出来,那一定是借钱还息,就是这么简单。

  从今年来说,不是经济增长维持多高程度,而是使以前的状况,不要杠杆崩溃调。于是稳杠杆就成为了核心,稳杠杆一定要有流动性。

  第三点,曹远征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是没有意义的。货币政策顶多是能缓解一下,最核心是财政体制改革,财政体制改革是最重要的。那么这也是去年央行给财政公开争论的原因之一。会看到宏观调控体制有缺陷,就是货币政策跟财政政策并不能相配合。如果从一个合格的体制来讲,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相配合,就是操作标的要改。

  过去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间的操作标的是央票,在四五年前他就建议,一定改成用国债来测算,今年已经开始财政部用国债计算。可能是一个宏观改革的政策,是应该发国债,赤字常态化,然后用财政开支来支持经济增长,而财政开支的力度不再投入基础设施,而用于改善民生。那么赤字是滚动发行,滚动发行就构成了央行调整,各个金融机构如果大量持有国债,通过买卖国债获取流动性,央行通过吞吐国债影响利率,利率市场化实现,这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国债的形成问题。

  下附全文:

  曹远征:我说三点。第一点是补充一下国际形势怎么样。其实你看到了,大概从08年以后,到2017年是全球同步复苏,中国的出口也上去了,当年对美贸易顺差是3500亿美元涨到2017年3750亿美元,但是2018年情况发生变化,全球经济开始放缓,除了美国经济比较好以外,其他各国都是在不同程度上出现状况。欧洲实际上是在去年上半年还感觉不错,还说要退出宽松货币政策,但是下半年远远不行,去年经济最好的德国,也没有增长力。更何况发展中国家,全部都是高杠杆,债务问题非常的严重,我们算3年之中,有36个国家到了偿债高峰。所以说2019年会不会出现类似亚洲金融危机。所以说全国就看美国经济是否好,去年12月,美国的长期利率短期利率倒挂,这个指标被认为是预测美国经济一个很重要的指标,长期利率开始下降,短期利率开始上升。去年美国12月以后到今年1月,美国市场预测,美联储降息概率达到50%以上,它不是加息了,这个就是叶檀刚刚说的,这些割派言论就开始出来了。这是构成中美贸易谈判很重要的背景,就是美国人也忍不住了,但是还是要谈。2020年全球可能会出现不大不小的衰退,尽管美国现在的经济处在高点,失业率也是历史上最低点,但是很可能会逆转。

  去年是中国国际社会资本项下金融科目顺差产生的原因并不在于中国多赚钱,而是全球担心风险,人民币属于不避险资金,这就是全球状况。所以说美国的货币政策至少说是大概率事件加息会大大放缓,小概率事件不排除有降息的可能性,2019年是转折之年,人们非常担心会不会出现新的金融危机,这是我说的第一点。

  第二点,中国怎么办?其实刚才姚余栋和李伏安讲了一个事很重要,就是你对中国的货币政策不能从总需求的角度看,它是一个金融稳定的问题,是去杠杆的情况下金融稳定的问题。因为在08年以后,中国杠杆上升非常之快,就是去杠杆的问题。但是一定要去杠杆,杠杆一旦要去就是快速往下跌的,就是出现被动的局面。其实去年是最明显的,就是所有的企业出现融资困难,然后这时候既是说央行在去年的货币政策,从货币政策看一看,货币政策并不紧,你的流动性是急往下降,但是长的依然是往高起,其实流动性还是短缺的,这是构成去年很大的问题,大家都缺钱,缺钱不是缺投资的钱,是缺还债的钱。如果说企业的盈利下降,企业的销售收入下降,内部流动性不足,还不出来,那一定是借钱还息,就是这么简单。其实今年1月份看信贷规模上升如此之大,我们看看,很大部分是流动性的问题,根本还不出钱,没有办法,又不能死掉,没有增加投资,就是现金储备。你看投资全部是项下,今年中国公益投资还会下降,房地产投资都会下降,政府要维持投资只能靠基建了,基建是规范地方政府的债务,隐形债务一定要规范,所以说只能是专项债务,隐性债务是必须还的,所以说今年GDP的下降是大概的。我们认为现在你们说货币政策放松,我们认为是流动性补充。因为央行的责任是两个责任,一个是金融稳定责任,一个是货币政策的责任。这两套责任像是一套工具,这一套工具,但是动机不同,在某种方面来说,是抢救性的问题,是延迟金融风险发生的问题。现在包括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是流动性短缺,还本付息的问题。从宏观经济来说,我们特别关注今年PPI持续回落,CPI一定会走低,企业销售收入一定困难,内部流动性一定不足,外部流动性一定不行,否则经济无法维持。从今年来说,不是经济增长维持多高程度,而是使以前的状况,不要杠杆崩溃调。于是稳杠杆就成为了核心,稳杠杆一定要有流动性,这是我说的第二点。